麻薯目

垃圾欧美唠嗑群宣,主要目的上兆头里划拉点新人,可拆可逆无洁癖,其他随便。

如果雷的不是很刁钻的话会考虑着说话的。

#视点世界观发散脑袋#

:视点世界观下的异型血脑。


我是真的好想看黄黄蓝蓝的血…


“Crowly,dear,你在做什么?”亚兹拉斐尔靠着厨房的门框。“Oh,我在…做一些…um,甜点,之类的。”克劳利转过头来,“我想你可能会喜欢…OW!!”克劳利跳了起来,菜刀被丢到一边。亚兹拉斐尔被克劳利的大叫吓了一跳,忙不迭地跑过去:“Crowly,crowly,怎么了?”克劳利皱着眉举起左手,白色衬衫的袖子挽到肘部。他的食指指腹上有一条新鲜的伤口,黄色的血液顺着手臂流下,还差一点就要沾染上衬衫。克劳利撇了撇嘴角,凑过去舔掉了那滴油漆一样的血。“Crowly,你要不要创可贴* ?”亚茨拉斐尔小心翼翼地问他。“errrrrr…NOPE.”克劳利说话的音调向下跌了一个度。他伸出舌头,把手指用力按在舌面上,然后用嘴唇包裹着手指,轻轻地吮吸,把混着黄色血浆* 的唾液吞进肚子,直到止住血。

亚兹拉斐尔走上前,检查着克劳利的伤口,一边担心地说:“伤口还挺深的,一会儿你跟我去消一下毒,不然会有厌氧菌…”亚兹拉斐尔紧张的蓝眼睛转向克劳利的脸,克劳利正在呆呆地看着他,嘴唇微张,粉红色的舌尖伸出一点,金黄色的蛇瞳瞪得大大的。亚兹拉斐尔伸手抹去克劳利嘴角的一点黄色血迹* ,搂过他的脖子,在他发热的脸上吧唧了一口。克劳利的脸更红了,整个人,条蛇,看着像只煮熟的虾。亚兹拉斐尔、克劳利,还有正在手机屏幕前打字的我* 都相信,如果不是割伤了手指,克劳利绝对会就地变成一条黑鳞片的猪鼻蛇* 。

“等…等着吧,今晚我一定要报复你的…!”克劳利尝试说得更有信心一点,但是这短短的几个音节也叫他给读出了千回百转,正如他此时小鹿乱撞的心。亚兹拉斐尔不以为意地从案板上挑了块儿粉红的桃肉丢进嘴:“哦?是吗?不怕…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?”天使微笑着的脸凑到克劳利面前。

黄眼睛的恶魔愣了一愣,“你说,er,你说要,要帮我,那个,什么…”“Oh,right,of course…来。”亚兹拉斐尔牵着克劳利纤细的手腕。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于我们的视线之前,金色的天使回眸投来一个搞事的wink,随后厨房的视点被关闭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看了一眼发现没加注释…气死我鹅。

明天或者有时间再加进去好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图是 @日啖提子三百颗 的,侵删💦

【SWAP OMENS】

*a/c,斜线无明显意义

*swap警告

*很短很短没头没尾平铺直叙

*呸,垃圾文笔


“亚茨拉斐尔,哦,我不得不说,在内心深处,你多多少少还是一个好——”亚茨拉斐尔的拳头剧烈地撞上了克劳利的嘴角。克劳利被打得一个踉跄,后背撞到墙,传来一阵冰凉冰凉的疼痛。“亚茨拉斐尔——!!”克劳利棕色的眼睛骤然瞪大,惊恐地映着对面恶魔出离愤怒的脸。

亚茨拉斐尔双手使劲卡住克劳利的头,幽深的山羊瞳孔里闪着尖锐的红光。“我和你说过了!!!我不好,我是恶魔,你再敢说一遍我保证会收拾你!!!”亚茨拉斐尔的鼻尖顶在克劳利的鼻尖上。

克劳利吓得快哭了,一只手肘挡在身前,另一只手试图推开亚茨拉斐尔,但是作为一个单纯可爱好欺负的天使,他的力气实在太小了,而亚茨拉斐尔的力气又出奇地大。

“亚茨,亚茨——放开我!!”情急之下,克劳利向亚茨拉斐尔吼道。

恶魔一愣,不迭地放开克劳利又急忙向后退了几步,克劳利靠在墙上喘着气,差点沿着墙滑下去。

“hey,watch out!”亚茨拉斐尔上前扶住克劳利。

天使置气一样甩开亚茨拉斐尔的手,“你打我,亚茨!”克劳利带着点哭腔抱怨道,一边捂着嘴角的伤,一边委屈地瞪了亚茨拉斐尔一眼。

亚茨拉斐尔露出了他标志性的恶魔笑容,笑得很自然很好看,但还是让对面的天使感到背后一凉。

亚茨拉斐尔轻松地笑着把手伸向天使的脸颊,手指碰到克劳利白皙的皮肤的时候克劳利瑟缩了一下,但还是任由恶魔捧住自己的脸。亚茨拉斐尔的拇指在克劳利嘴角的伤口上轻轻抹了一下,红肿的伤口很快愈合了。

克劳利鹿一样的大眼睛扑闪扑闪,“thank you,demon.”

自我介绍

大噶好这里蘑菇!

可以叫房哥/房房/二爷/小二

叫马叔也行


图文并茂内外兼修是也


是暴躁老鸽

受控


常年混迹Sherlock/兆头/mcu

主磕johnlock/ac/虫神秘


互攻也🉑️*


(我爱死emoji了)


*互攻是互攻,别跟我提华福/ca/神秘虫,别提,提就4⃣️🐎

*意在表现双方势均力敌及男♂性♂魅♂力而不是刻画受方的弱者形象


编辑于2019-07-07,星期日